昨日,張西湖和老伴坐上用手機打車軟件叫來的車 本組圖片由華商報記者 於卓 攝
  
  昨日,張西湖用手機打車軟件叫車
  張西湖,65歲,能熟練使用手機打車軟件,千萬別以為他是個“老弄潮兒”。其實,他只會在手機上用這個軟件,老伴患尿毒症已11年,每兩周要透析5次,他只是想讓老伴出了門就能坐上車……
  不會玩手機 會用打車軟件
  一周前的一天,西安的哥景小龍正開車在大雁塔附近行駛,這時手機上顯示有人叫車,地址在附近的一家醫院。景小龍便接了單,之後電話聯繫約好。
  “沒想到接客人時,一開車門上來一位年約六旬的老人,牽著一位大媽,我感覺很意外,因為一般用打車軟件的都是年輕人。”昨日,景小龍說,他覺得很新奇,所以特意打華商報熱線提供線索,報料自己遇到的這位會玩智能手機的新潮老人。不過,景小龍沒想到,這位老人並不會玩手機,老人唯一會玩的就是這個打車軟件,因為他老伴患尿毒症,每兩周要透析5次,他為了讓老伴一齣門就能坐上車,專門學會了這個。
  開始不熟練 曾誤點20元小費
  老人叫張西湖,住西安太元路職業技術學院社區,個子不高,較胖,表情總是很沉靜,“老伴已經透析11年,我們經常要打車,老伴透析完後身體很難受,有時候遇到下雨天,還得淋雨擋車。”張西湖說,今年5月,女兒張燕把她的智能手機給了他,並教會他用打車軟件。
  張西湖曾在學校做行政工作,學習能力還不錯,但剛開始幾次,他還是操作不熟練,“有一次,我不知咋弄的,點了20元小費,下車時,司機提醒我交錢,我都不知道咋回事,最後確實看到手機上顯示了。”他說,他向司機解釋了一下,最後與司機商量好,給了7元小費。
  “現在熟練多了。”張西湖說,他一般用手輸入,定位不准時就用語音。
  11年如一日 陪老伴做透析
  昨日又到了透析的時間,一大早,張西湖便拉著66歲的老伴荊文玲來到醫院。荊文玲進了透析室後,他開始打發4小時的漫長時間。他坐在等候室,看了一會電視,然後下樓沿著馬路轉了一會兒。馬上9點半了,老伴該吃東西了。他回到醫院拿出早上從家帶的包子,用微波爐熱好,給老伴送了進去。
  12點一刻,老伴透析結束。張西湖下樓前便在手機上叫了出租車,老伴這幾年腿也不好使,走路得拄著拐杖,再加上得過一次腦出血,反應也變得遲鈍。張西湖緊緊牽著老伴的手,一直把她扶進出租車。
  回到小區,張西湖在門口小箱子取了奶。到了樓下,他讓老伴自己上樓,他站在前面的臺階等著看著。“為了鍛煉她的腿,我必須狠心一點。”張西湖說。
  一進家門,他就鑽進廚房。這是這11年來張西湖的固定時間安排表,一切都變成了習慣。昨天,張西湖做了西紅柿雞蛋面,吃飯時,他邊吃邊看了一下老伴,然後說:“看你的臉,透析以後就不腫了。”
  “我就怕老伴走了剩下我一人”
  “我老公對我真是好得很,可惜我現在啥也乾不了。”荊文玲說,當年就是看中了張西湖的好性格,他們結婚43年,感情一直很好。
  “剛查出這個病時,我每天都怕老伴突然走了。”張西湖說,最初幾年,老伴常常半夜發病,喘不上氣。“有一次她又發病了,我也突然得了膀胱結石,疼得厲害。”這是張西湖印象中最絕望的一個夜晚,“感覺天咋永遠亮不了!最後實在等不到天亮,找了人幫忙,去了醫院。”張西湖說。36歲的女兒張燕平時忙工作,周末回家照顧媽媽,她說:“大家都沒想到我媽能堅持到現在,沒有我爸,我媽可能早就去世了。”
  “我不怕日復一日地過這種‘透析模式’的生活,就怕老伴突然有一天走了,剩我一人。”張西湖說,只要老伴在身邊,能陪他說說話,他就覺得很幸福。華商報社區記者任婷
  (原標題:65歲老人用打車軟件驚獃的哥 其實 他是為老伴專門學的(圖)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特賣

ao05aolfp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